一个军转干部的“老转事”

 浏览 510

 被赞 3

2017-07-17 11:28

军转干部

有人把不太圆滑的部队转业军人称为“老转”,这里说的“老转”是中石化麻城石油分公司的罗军潮。他1990年3月参军在陕西某部队考上军校提的干,1995年8月入党,正想在部队为国防多作贡献时,一纸命令使他从部队转业。

“老转事”之一:被分到了企业

2003年,正是石油公司改革一波高过一波、大批员工与单位协议解除劳动关系之时,也是军转干部上访高峰期。为了做好军转干部工作,同时为了部队广大指战员安心服役献身国防,部队转业干部基本不再安置到企业了。麻城石油公司成立以来,政府先后安置了14名军转干部,1995年后只安置了罗军潮一人。

听说被安排到企业工作,罗军潮二话没说,去部队办完转业手续,第二个月就到石油公司政工科报到了。当时有人劝他:石油公司正在改革,单位很不稳定,军转干部安置政策调整,你可以不去企业呀。还有人摇头晃脑地说:“什么少校中校,部队干部回地方统统不效,况且你这小小的中尉副连?!”他没有理会别人,也没有找部队、地方政府,悄悄地上班了。

“老转事”之二:当了加油员

报到上班,与其他多数退伍兵一样,安排在加油站担任加油员。罗军潮从“小学生”做起,认真学习油品知识,虚心向老员工请教,很快能独当一面。顾客对迈着坚定步伐、动作规范有序的他印象深刻,来到加油站喜欢找“小罗加油”。

他奔忙在三尺加油岛,为南来北往的顾客加油。当时很多企业军转干部联系一起,邀约他赴省进京上访,他推说,我要上班没有时间。公司有个军转干部多次邀他一起去省公司反映问题,请求照顾,那个军转干部去了四、五次,他未去过。他把别人串联、上访时间用在上班、代班上,再有空就是学习加油机机械工作原理、会计核算、油品计量知识。很快,他成了加油站“多面手”。他奔忙于加油岛一干就是四年。

“老转事”之三:加班加点成常态

机遇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2007年6月,按照上级公司要求,成立计量班,负责油品数质量的发、收管理工作,通过推荐、报名、考试、操作考核,罗军潮在众多报名者中脱颖而出,被安全数质量科选中。

计量员是管理岗位,加油员是操作岗位。从操作岗位到管理岗位,岗位是变了,工作技术含量高了,但是工作更辛苦。他每天早上五点多要起床,搭乘油罐车赶往武汉阳逻油库,做完分油、发油计量工作,赶末趟油罐车回来到加油站验收油品、计量油品,常常深夜回家,饱餐饿顿成了家常便饭。遇上春节等假日的油品销售旺季,收发油品更多,工作量更大。不管怎么样,他总有条不紊地做好发油登统,毫不马虎地按“卸油十步法”认真接卸油品。一天下来,他腰酸背痛毫无怨言。

“老转事”之四:他和别人不一样

2013年6月,经过认真筛选,组织决定调罗军潮到中驿加油站任站长。该站刚完成改造,人员少,还有个长期病号,他可算是受命于危难之时,接到通知,他考虑妻子在宋埠黄商店工作孩子无人照顾,从农村接来父母就走马上任了。

中驿加油站改造后从原来的2人增加1人,定编为3人,可是加油员彭伟身患尿毒症,经常请假去武汉、南京等地诊断和透析,原来只要彭伟请病假,逢他的班加油站临时关门。罗军潮任中驿加油站站长后,遇彭伟请假,他和另外一个加油员朱盛祥共同把彭伟的班顶起来。

2014年初,朱盛祥在下班途中发生车祸,致使左手腕粉粹性骨折。逢年关,加油站车辆川流不息,站里都人手紧缺,乡镇临时用工也请不到。罗军潮成了典型的“光杆司令”,他每天要接卸油品,加油、存款、台账登统,忙得不亦乐乎。有人劝他:你象原来样关关门吧。他斩钉截铁回答:“人家缺人手关门是人家的事,我和别人不一样,关门对不住石油公司,也对不住赶来加油的顾客呀。”后来朱盛祥因家庭原因辞职,在当地招聘林顺平5月1日才上班。罗军潮一个人在加油站连续加油113天,他只把父亲叫到加油站帮忙做做饭,去银行存款时守守站。期间,在黄商宋埠店当店长的妻子陈光红因腰椎间盘突出带骨质增生住院了,妻子是陕西省人,娘家人无法照顾,婆婆照应孩子,丈夫在加油站忙碌。陈光红住院期间,照料陈光红的担子全部落在黄商同事身上,罗军潮只在加油站晚上歇业后去看过两次。

2015年春,因为管理需要公司调整了4名站长,只有罗军潮一人担任夜班加油员,并且很快到位上班了,回到他十年前所熟悉的岗位。

罗军潮能上能下、可进可退的事例被大家广为流传。“老转”罗军潮的一连串的“老转事”,折射出一个转业军人“哪里需要哪里搬”的坚定品质,体现了一个共产党员“不怕吃亏上当”的奉献情怀。


 赞  | 3